罗时华:30年中国铁道兵的赤子心
热文

罗时华:30年中国铁道兵的赤子心

2019年07月22日 10:31:34
来源:凤凰网历史

导读:

70年风雨历程,我们不应该忘记有这样一群人,是他们浴血奋战,用不屈精神点亮中国未来;是他们驻守边疆,用青春年华坚守祖国疆土;是他们抢险救灾,用血肉之躯守护人民家园。无论身穿还是脱下军装,这些心怀家国的热血英雄始终不改初心,不改本色;不同舞台,不停冲锋。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凤凰网联合小糊涂仙酒业连载“致敬老兵”系列功勋人物英雄事迹。在历史洪流中,我们找到这些共和国沧桑巨变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感受他们退伍不褪色、继续在各行各业发光发热的本真生活。这些有力量的故事既属于他们个人,也属于这个伟大的时代。

文/时令

(入伍通知书)

18岁的罗时华在1972年,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成为一名军人。

在公社一片敲锣打鼓和鞭炮声中,罗时华所在的团在利川接走了612名新兵。这些年轻人个子差不多,穿一样的绿军装,不分你我。罗时华坐在第一台车的尾箱后面,看着淹没在人群中急切寻找自己的母亲,这位热血男儿感到一阵酸楚。那是他第一次离家远行,并不知横亘在前方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劈高山填大海,锦绣山河织上那铁路网,铁道兵战士志哉四方”。1973年,在嘹亮的军歌声中,罗时华正式成为铁道兵独立机械团一员,1975年又被选中进入铁道兵工程学院求学,曾先后参与了成昆线、襄渝线、沙通线、青藏线、南疆铁路等多条铁路建设。

在中国历史上,铁道兵是一个特殊的兵种。1953年9月9日,中央军委决定组建铁道兵领导机关,铁道兵正式作为一个兵种进入人民解放军序列,最多时候,总兵力达到40余万人,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中,他们甚至用最原始人拉肩扛的方式,修建出一条条“天路”。1984年,铁道兵集体转业,成为一段历史记忆。罗时华们“挥泪脱下军装”。

“我想当兵!”

罗时华出生于湖北利川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父亲是搬运工人,母亲是一名辛苦的劳动妇女,家中六个姊妹。家庭贫寒到“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衣不蔽体”。想到自己父母亲的成长经历,罗时华说到一半开始哽咽,直到解放后,罗时华父母的生活才有好转。“你说这样家庭出来的孩子,能不感谢党感谢国家吗?”

想当兵,是罗时华自小的理想。除了父母的教育,给他最初理想启蒙的还有他酷爱读的那些革命历史小说:《平原枪声》、《烈火金刚》、《战斗的青春》、《山村复仇记》……看到书中军人作战的英勇和热血,常常激动不已。

高中快毕业前夕,得知部队接兵的人到他们公社住下了,罗时华立马跟老师请假,一鼓作气从学校山顶上跑了下来,找到当时接兵的三个领导,气都没喘匀就大喊一声:“我想当兵”!

之后的几个晚上,他都失眠了。因为学校报名的同学众多,最后只取四名的事实也让他担心。他把自己的家庭背景、身体状况、考核标准、过往表现等等都想了个遍,生怕出一点差错。

在焦灼等待中,终于到了12月8号,他清晰地记得大哥拿着武装部送来家里的入伍通知书找到了学校:“你当兵了!”“那种心情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时间过去这么多年,罗时华对凤凰网记者现在说起来,喜悦都能从脸上溢出来,“那个时候当兵就是为国尽力奉献自己的青春和力量,没有谁会怀疑这种理想信念”!

“硬拼”筑就南疆铁路

(罗时华所在班级毕业照)

新疆是罗时华的第二故乡。对于罗时华来说,在南疆修铁路的那段经历,是自己人生中最闪光的时候,也是后半生的一种精神寄托。

从学校毕业后不久,23岁的他就被分配到南疆铁路的修建工程。当年施工推出来那些大小石头还嶙峋堆在路的两旁,那是他们这一代人青春的痕迹。

那些艰难的记忆再回首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现在就无法想象当时是怎么拼过来的”。罗时华在独立机械团3营10连。独立机械团主要是配合其他铁路部队施工,是“专啃硬骨头”的部队,有连队任务完成困难,就调遣机械团去攻坚。

修建南疆铁路的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地形地貌带来的。 “不像其他铁路的修建,那些山体,可以放炮,轻松一推就行了”。南疆的山多是泥石流堆积组成的,地表很松,小到不成形的砂石,大到能像房子那么大的石头杂乱堆积。

不能采取常规的放炮来操作,机械施工的时候就只能硬拼,连队千方百计想办法,战士们在实际生产工作中创造出很多书中都没有记载的施工办法。施工任务压的紧,很多时候都是强行施工,为了确保任务按时完成,战士们8小时一个班,进行日夜三班作业,人休息车不休息。

工作结束后机械的惨象不忍目睹,13台铲运机,8台推土机,没有一台是完整的机器,有的甚至就剩下螺丝钉。“看得我心都在流血”。最后为了不浪费国家资源,罗时华和战友们把那些链条等稍微有点成型的零件,都弄下来,一块一块地拼凑来将机械修复。

新疆气候干燥,风沙遍地,昼夜温差大,当其他地方正是秋高气爽的九月份,新疆的战士们早晨已经要穿上皮大衣,棉衣棉裤了。战士们在工地上碰见,满脸的灰,只剩两个眼珠在转,如果不说话,即使是一个班的战友也不认识对方是谁。一天收工回来以后,虽然已筋疲力尽,但是全连的干部战士们都自觉拿着脸盆,去前面一个小河沟端水,洒水降尘。这样极端的条件下,“没有一个人叫苦,没有一个人叫累”。 铁道兵战士们幽默地调侃自己是“光灰的一身”。晚上进行政治学习,总结报告整个连队施工状况,战士们歌声嘹亮整齐,高昂的势气让罗时华在往后的日子里甚是怀念。

(珍贵影像)

虽然不作战打仗,铁道兵也同样伴随着不可知的危险,相关数据统计,在修建南疆铁路的过程中,共有268位铁道兵牺牲。罗时华就亲历自己两个年轻的战友牺牲,他至今记得,其中一位测量班的杨和玉,牺牲时年仅18岁!当时在修建南疆铁路巴仑台段,那天早晨,杨和玉还过来问他要个苹果,打算下工吃。然而世事总是无常。因为灰尘极大视线模糊,在下坡路段,一个铲运机开过来从背后重重撞上了他!

美好而年轻生命的陨落,让罗时华现在想起来依旧心痛难受,他为杨和玉准备的苹果,再也送不出去。

逝去的三十余载:相见好过怀念

1984年,铁道兵集体转业,团里组织了告别仪式,“昨天军人,转眼之间老百姓了”。罗时华和战友们怀着沉重的心情脱下军装。“如果部队不下整改命令,无论需要我们当兵多少时间,我们都义无反顾,绝不后悔”。

罗时华转业到了铁道部四十局二处,1985年,他调回老家运输公司,又去了交通局工作。现在退休后的罗时华在北京帮女儿带小孙子。“我们这一代人,在部队的时候对子女关照很少,现在人老了,觉得对他们有点亏欠,就想着把他们的子女带好”。对于老兵们来说,峥嵘岁月过后,最珍贵的还是亲情和战友情。

(原铁道兵独立机械团三营部分战友合影)

这几年互联网日益发达,失去的战友间的联系在一点一滴地找回,时不时的战友聚会成了罗时华生活中最大的慰藉。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但见面后一握手一敬礼一拥抱,“当年谁帮我背枪,谁帮我背背包的画面都跃然眼前”。为了便于认识,他们都将自己的头像改成了年轻时候军装照。微信头像里年轻时的罗时华面庞饱满,有点羞涩,蓬勃朝气从照片中溢出。他身材并不高大,但说起话来自带气势。他们聚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那些甚至家人都不能理解的事,战友们可以毫无障碍地沟通。

几十年过去了,那种所有人敢于拼搏,克服一切困难,能从整个天山山脉挖一条铁道出来的壮阔往昔,如今想起来还是动人心弦。

无论是当兵时期的青春奉献,还是退伍转业后的兢兢业业,都是一名老兵的本真所在,本心所行。如今,每次乘火车到特定路段,罗时华都忍不住站起来张望,那里有他们的青春汗水和足迹,“我是做了一点微小贡献的”。他在心里说,那是属于他一个人的骄傲时刻。

网站地图 云鼎彩票网台湾宾果 138彩票韩式28 138彩票上海快3
宝马娱乐平台 澳门太阳城官方直营网 菲律宾太阳城 申博官方网站
宝马国际娱乐在线 杰克棋牌 彩票2元网北京快3 神话娱乐开户
云鼎彩票网台湾5分彩 云鼎彩票网低频游戏 金誉彩票网新疆时时彩 云鼎彩票网韩式1.5分彩
金誉彩票网排列三 云鼎彩票网福彩3D 云鼎彩票网新加坡2分彩 云鼎彩票网上海快3
XSB858.COM 761sun.com DC957.COM 8ZJS.COM XSB178.COM
127sun.com 538PT.COM 8YKS.COM 618XTD.COM ib54.com
8LJS.COM 978jbs.com 175SUN.COM S618F.COM 8CYS.COM
199TGP.COM 165sun.com 575sj.com 698XTD.COM 797psb.com